这是一次补课事故,发生在我和一个学生之间,称之为小H吧。小H是我的学生W的同学,她们两个同级不同班,都在十一学校“二+四”学制的实验班。

H爸爸打电话给我,道明了补课的来意。因为W的妈妈特意给我打过招呼,我自然也不能推脱。

寒暄的时候H爸爸问我课多不多,我就非常随意的说:“22中那几个的孩子刚好高考完,有比较富裕的时间,排课很容易。”

但谁曾想到,上面红笔标出的那一句话,确在后来成为悲剧的导火索。

小H的试讲课非常成功,我的思路引导和疑难解答都很到位。小H的力学基础可以,电学和磁场学得比较糟糕;这类学生我接触的很多,自然也有很多的应对策略。

H的爸爸对孩子的教育特别上心,我两个小时的物理家教课上,他一直坐在后面仔细听。这一点我估计在我一生的学生家长中,也绝对是空前绝后

两个小时的补课,说慢也慢,一杯茶我都没喝完;说快也快,我和学生在物理海洋里翱翔的还没有尽兴,已经到点了。

下课后,我很有礼貌的简单给H和她的爸爸交代了一下H的情况。谁知还没有等H给我评价,他爸爸就说王尚老师讲得非常好。

更让我觉得诧异的是,H爸爸还用笔做了记录,仔细罗列出来了个三、四点,像开会似的一条接着一条。

我还特别记得当时的感觉:真有点像是政府官员的点评与指示。

后来,H爸爸可能也看出了我的不自在,觉得貌似也有点儿不太符合逻辑习惯,于是就让H说说自己的听课心得。

H自然对我的补课能力没有什么说的。补课过程中,她问的2个物理难题(11学校的变态奥赛类题目),我都轻松帮她搞定了。

接下来的事情就很自然:在2009年夏天(暑假)我正式开始给H补物理。排课的时间,就定在了周六的晚上七点。

毕竟上了高三就有高考的压力,H后来陆陆续续报了几科别的课,难免有补课时间上的冲突。

到现在我都觉得非常奇怪,几乎每一次H排课,她的爸爸就我打电话调物理课的时间;给我的感觉是,我的物理课安排在了哪个时间段,她就要在哪个时间段补化学或数学。

就这样,半年内,我的物理补课时间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变动。

我对调时间比较反感,因为我的学生很多,调一次时间是要和很多学生家长沟通的,非常麻烦。每一次的调课,我总要打十来个电话,起码要和三四个家长沟通。因为我的孩子们都不只补习一科,所以家长们还要和其他的老师商量。确实是这样的,孩子们的补课时间实在是太少了。

与H之间的矛盾,调课只是个开始,糟糕的还在后面。

尽管我对调补课时间很反感,但这个不会影响到我的补课情绪,这是职业素养。对H的补课,我还是非常上心的。H的物理补课效果非常好,期中考试的时候就超过了小W。

小W的妈妈有点不高兴。从她的话里,我总能隐隐感觉到似乎对我有一点不满。

小W的妈妈肯定有想法,觉得我给H补课影响了我的精力。而这部分精力,原本应该是放在小W上的。天下的妈妈都是自私的。

还好小W知道她妈妈的心,在我们谈到H成绩的时候总是为我圆场:这一点让我感激不尽。

很快迎来了海淀区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,我还是那一招:考前预测。因为考前的预测最能说明一个补课老师的能力,如果一套试卷伤大部分的题目和考点,甚至是易错点都预测准了,学生还是考不好,自然不能都说是老师的补课问题。

预测太震撼了,好几道题都蒙对了,确实走了狗屎运。期末成绩出来了,小W的成绩很理想;更让人震撼的是小H。

小H的成绩,居然是全班第三名。这个我都没有想到,是十一学校实验班的前三名啊!而且从中等到前三,我们只用了一个暑假加一个学期。

我听到孩子给我的汇报后,一个下午都处于兴奋状态。本文为王尚博客文章,谢绝转载。

大喜的后面,往往有大悲。痛苦的事情,无声无息的来了……

“王老师,我通知您一下,我女儿的课停一段时间,她打算寒假补补其他的课。”H的爸爸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早上七点,我迷迷糊糊地应了下来。起床后,还再想是不是别人打错电话了?我看了来电显示,号码没错,确实是H的爸爸打来的。

卸磨杀驴,兔死狗烹。

这么悲惨的事情,发生在了我的身上……

我老婆不停的安慰我,但只是用眼神;她不愿意说这件事,让我伤心,她希望我尽快忘掉。

号码是对的,到了晚上,我又开始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什么。

考虑再三,我决定再给H爸爸打一个电话。

但怎么开口呢?想了好半天,我找了一个不错的接口:给H爸爸打过去电话,说有些物理资料想给H发邮件过去。

H的爸爸很感激,说我是个非常负责的好老师,H遇见我是孩子的福气。

寒暄了一会儿后,我问了一句,下学期还补物理吗?因为我有其他的孩子要补课。H的爸爸说:“开学了再说吧!”

开学了再说吧,这不明明是个托词嘛!现在刚考完,连寒假还没放,开学还早着呢!

 我对我的每一个学生都付出了感情,每周都在一起补课,忽然间就停了,没有任何预兆。本文为王尚博客文章,谢绝转载。

而且,你TMD的物理成绩是全班第三啊,十一学校实验班全班第三啊……

我还憧憬着能不能让你高中物理成绩全班第一……可是……

我得接受现实,即便是这样的残酷,我承认,和孩子打交道多了,一些方面,我也变得不成熟……

通过其他家长的介绍,我接手了另外一个学生,虽然不像H那样灵气,但也算用功,也很听话。

寒假过去了,开学了。有时候,走在给学生补课的路上,我还在幻想着。但是,始终没有接到H爸爸的电话。

我有一丝伤心,但安慰自己:“过去了,都过去了……”

高三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中就迎来了四月份残忍的海淀一模考试。小W考得很一般,班里名次没有什么变动,分数进步还行。

一模考试成绩揭晓的那周某天下午,H的爸爸给我打来了电话。很直接,说要物理补课。

我很吃惊,但是我还是告诉他,我的课已经排满了,没有时间了。H的爸爸挂了电话。

我开始思考,是辞掉一个学生继续给H上课呢?还是保持现在的状态呢?

算了,H是个好孩子,聪明而又有潜力,可是别的孩子也是一样的啊……

我没有打回去电话。给小W补课的时候,我顺便问了下关于小H的物理成绩。小W告诉我H考得非常不好,班主任老师都家访了。

小W很懂事,知道H寒假就停了我的物理补课。一个是要好的朋友,一个是恩师,在这件事(是否该再给H补课)上,她也很矛盾。

H的爸爸没有放弃,还是要求我给孩子补物理。从他电话的口气,我能看得出来,他觉得我记恨他和他的女儿了。

您以前就说过,您的时间很富裕。”我的天!那是去年暑假我说过的话啊,你还记得,我都快忘了……

我不能松口,不能让步……

“没有师德!”“见钱眼开。”“您是不是想趁火打劫抬高课时费?那你就直说!”……

后面,就没有了,一切结束了,面子已经扯破,没有再见面的必要。

这就是那不堪回首的补课事故。我也在思考,什么地方我做错了吗?……

后记:写这篇物理家教“事故”的文章,还要从前些日子说起。那天是元旦,我写了一篇文章《新的一年,新的起点,新的希望……》,本来是打算写点祝福孩子们的话的。写着写着就想到了我那些以前带过的那些学生,那些事,心里确有一番感慨。记录本文,告诫自己:莫要轻言诺他人。

王尚微信公众号

做物理题很慢怎么办?

高中物理网苏阳分享提高解题速度的2个方法: (1)平时做作业,最好要给自己限定时间。有不少同学们抱怨物理考试中试卷的题量太大,考试...

位网友对学而思的预测

i美股网名新东方老师的一位网友对学而思的预测。 最后做几点预测: 1 学而思的学费在未来2年肯定番一翻 2 学而思的薪酬在未来2年几乎不变...

学物理大家需要思考解题思路

文章首发:物理网(gaozhongwuli.com) 中国有句古话,“学而不思则殆”。这句话告诉我们学习过程中要寻找、反思方法,要思考如何改进学习...